• 點擊: 603
  • 發布時間: 2019-07-22

? ? ? ? 要說“文化殿堂”,紐約百老匯當真是受之無愧。曼哈頓41街至54街之間的劇場區分布著大大小小約250家劇院,每年為觀眾奉獻超過1500場演出,其中絕大部分是音樂劇,堪稱美國乃至世界音樂劇界的“圣城”。劇場區向北不遠的百老匯大道上,坐落著林肯表演藝術中心,代表了當今世界高雅藝術的最高水平,是無數名家大師畢生追求的夢想舞臺。


? ? ? ??擁有世界級聲譽和無數經典作品的百老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們競相前來“朝圣”,成為曼哈頓島上“夜夜笙歌”的文化樂園。據百老匯聯盟數據(Broadway League)顯示,來百老匯觀看演出的觀眾中,本地人只占39%,游客比重高達61%。2017-2018年,百老匯共接待觀眾1379萬人,比紐約和新澤西兩州加起來排名前十的職業運動隊比賽觀眾還多;其中的760萬張戲票,賣給了將百老匯作為紐約之行重要目的地的游客。


? ? ? ??百老匯不僅為紐約貢獻了世界級的文化影響力,也為紐約締造了一個“文化產業帝國”,成為紐約文化經濟的強大引擎。據百老匯聯盟發布的官方產業數據,2016-2017年,百老匯票房總收入14.49億美元,為紐約市貢獻了87100個就業崗位和高達126億美元的經濟效益。


? ? ? ??縱觀世界文化藝術區,百老匯可以說是為數不多的既有面子又有里子,既有名氣又有實利的典范了。而百老匯在文化和產業上的巨大成功,則是踩在巨人肩膀上不斷努力的結果。

紐約百老匯

圖:華高萊斯

花團錦簇不如絕配一枝

用音樂劇樹立百老匯品牌

百老匯是美國戲劇和音樂劇的重要發源地

圖:環球網

? ? ?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百老匯等于音樂劇。但是,在最開始,百老匯和音樂劇不是天生一對的宿命情緣,而是相互磨合共同成長的革命伴侶。

? ? ? ??在18世紀中期,紐約第一座劇場在曼哈頓島開業。到19世紀中期,更多劇場紛紛出現,在當時地價相對便宜的百老匯形成了最初的聚集。此時的百老匯,演出內容極為豐富,形式非常多樣:“高大上”如莎士比亞、芭蕾舞劇,“接地氣”如音樂話劇(Melodrama)、黑人吟游詩人秀(Black Minstrel Show),甚至還有更為低俗的滑稽劇,可謂是花團錦簇,滿足觀眾的不同需求。


? ? ? ??繁榮是足夠繁榮的,問題也隨之暴露。1846年,經常造訪鮑瑞劇場(Bowery Theatre)的下層觀眾和到阿斯特劇場(Astor Place Theatre)觀劇的上層人士爆發了沖突。這次沖突對于百老匯來說,無疑是當頭棒喝——缺乏清晰的定位和足夠吸引力的產品,必然導致客群的混亂和受限。所以,做什么樣的演出來吸引觀眾,是當時的百老匯面臨的重大選擇。

紐約百老匯

圖:華高萊斯

? ? ? ??最終的結果是——百老匯選擇了音樂劇(Musical)。


? ? ? ??從市場角度考慮,音樂劇雅俗共賞,能夠吸引更為廣泛的觀眾群體。作為一種樂舞俱全的舞臺藝術,音樂劇的受眾更為廣泛,為百老匯爭取到更大的市場。脫胎于輕歌劇(Operetta)的音樂劇,在保留了歌劇的藝術特色的同時,向更多通俗的舞臺藝術形式敞開懷抱。


? ? ? ??相比于莎士比亞式的傳統戲劇,音樂劇唱跳俱全,表演形式更為活潑多樣,更容易吸引普通觀眾;而相對于傳統歌劇嚴謹的音樂要求和唱大于演的表演特征,音樂劇結構更為簡單,音樂表達更為自由,演唱并重,劇情表現更為豐富,對于上層觀眾而言,也具有相當的吸引力。

百老匯音樂劇《歌劇魅影》

圖:新華社吳景騰

? ? ? ??而從長遠看,音樂劇作為當時一種新興的表演藝術,對于百老匯來說,更容易掌握話語權。十九世紀,百老匯作為這片年輕土地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劇院區,沒有深厚的文化藝術積淀,戲劇要怎么演,英國說了算;歌劇怎么唱,意大利說了算。


? ? ? ??在這些已經形成了成熟體系的歐洲傳統強勢藝術門類中,百老匯一介無名小卒,哪怕做得再出色,也只能是一個追隨者。有鑒于此,音樂劇作為一種新興的文化藝術類型,是當時有可能讓美國百老匯與歐洲文藝強國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爭取話語權的唯一機會。

百老匯音樂劇《歌劇魅影》

圖:新華社吳景騰


? ? ? ??事實證明,百老匯選擇音樂劇,確實是找到了當時文化藝術的藍海。1866年,百老匯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現代音樂劇——The Black Crook被搬上舞臺,連續演出474場,拉開了百老匯音樂劇時代的序幕。到1927年,杰洛姆?柯恩(Jerome Kern)和奧斯卡?漢姆斯坦二世(Oscar Hammerstein II)合力創作的《演藝船》(Show Boat,或譯為《畫舫璇宮》)在百老匯首演,從此,百老匯音樂劇進入黃金時代。


? ? ? ??隨著音樂劇品牌的不斷強化,百老匯作為新興的文化藝術區聲名鵲起。20世紀初,電燈剛剛成為公共照明新寵,繁華的百老匯大街充斥著各大劇院連綿不斷的廣告燈牌,夜間亮如白晝,被稱為“白色大街”(The Great White Way)。百老匯也從籍籍無名的文藝界“路人甲”,一躍成為代表美國掌握音樂劇領域話語權的“話事人”,也使得紐約作為當時世界上年輕一輩國際大都市中的翹楚,開始在文化藝術領域大放異彩。

百老匯美琪大戲院

圖:去哪兒網VincentChen文森陳


內外協作

用完整的劇院生態維持百老匯活力

外外百老匯街景

圖:紐約旅游局

? ? ? ??雖然百老匯劇院扎堆,但不是所有的劇院都叫百老匯——只有500座以上的大型劇場才能叫做“百老匯劇院”,目前有41個;100-499座的劇院叫做“外百老匯(Off-Broadway)”;100座以下的劇院叫做“外外百老匯(Off-Off-Broadway)”。雖然帶著“外”字,但這些小型劇院和大劇院之間存在著密不可分的共生關系,而這種共生關系,也是百老匯能夠維持活力至今的重要原因。

? ? ? ??作為百老匯劇院,場子大,開支大,門票貴,對它們而言,劇新不新不重要,能夠帶來可靠的票房才是關鍵。基于這種“安全性”考慮,百老匯劇院通常對新劇目采取保守態度,極少愿意拿票房做風投,為文化創新買單。在這種情況下,場子小、花費少、門票便宜的“外”字頭小劇場就有了用武之地——依靠低廉的成本,百老匯的小劇場往往成新劇目和新演員的試驗場。大劇院不愿意輕易嘗試的新劇目,小劇場樂意為之。

百老匯音樂劇《太陽馬戲團:愛在絢爛中》?

圖:紐約旅游局

? ? ? ??基于各自的需求,百老匯的大小劇場之間形成了緊密的共生關系:百老匯通過投資、捐贈,支持“外”字頭小劇場的運營;而小劇場利用大劇場的投資,發揮負擔小的優勢,為百老匯輸送創意和人才。


? ? ? ??百老匯劇院運營巨頭——舒伯特集團(Shubert Organization)管理著百老匯17家大型劇院,為了保證內容創新活力,舒伯特集團自建一座外百老匯劇院——小舒伯特(Little Shubert),作為整個劇院集團的“創新引擎”。除此以外,舒伯特集團建立“舒伯特基金”,專門用于投資小型劇場和非營利性演出團體,通過“體外造血”增強自身創新活力。

音樂劇《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圖:新京報

? ? ? ??而“外”字頭小劇場對于百老匯的文化創新,也確實起到了極為重大的作用。2015年2月,斬獲音樂劇界“奧斯卡”——百老匯托尼獎(Tony Award)16項提名的“爆款”音樂劇《漢密爾頓》(Hamilton),在著名的外百老匯劇院——公共劇場(Public Theatre)首演成功,6月,該劇被搬上老牌百老匯劇院——理查德?羅杰斯劇院(Richard Rodgers Theatre)的舞臺,其中大部分演員采用外百老匯的原班人馬。


? ? ? ??經歷了兩百多年風雨的百老匯之所以能夠維持繁榮,獲得持續的文化口碑和商業成就,離不開每年30-40部新劇的文化創新活力。而這種創新活力的基石,正是百老匯內外劇院之間穩定而緊密的共生關系。

百老匯美輪美奐的舞臺

圖:新京報

大水養大魚

協同紐約都市產業謀求長遠發展

? ? ? ??百老匯之所以能成為今天的百老匯,離不開正確的道路選擇和完整的劇場生態,但更重要的是,百老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與紐約強大的都市產業基礎協同,百老匯才能構建起文化產業帝國。


? ? ? ??與紐約科技產業協同

? ? ? ??用科技武裝文化

百老匯音樂劇《西貢小姐》

圖:Diep Tran(09 March 2017). “So, About Miss Saigon’s Real Onstage Helicopter...".playbill.com

? ? ? ??百老匯音樂劇作為一種舞臺藝術,所營造出的“身臨其境”的現場感和場景感是其區別于影視產品的最大特點,也是百老匯至今仍對觀眾有非凡吸引力的關鍵。而這種現場感和場景感的營造,離不開高科技的加持。因此,從根本上說,百老匯的文化藝術本身就帶有濃厚的科技色彩


? ? ? ??自1975年《伴我同行》(A Chorus Line)第一次使用計算機進行燈光控制至今四十余年過去,科技對百老匯的滲透日益加深,百老匯音樂劇的舞臺場景也愈發震撼:《歌劇魅影》中神出鬼沒的舞臺效果、《西貢小姐》里橫空出現的直升飛機、《阿拉丁》(Aladdin)中神奇變幻的魔法場景,對于置身其中的觀眾來說,都是極為難忘的體驗。


? ? ? ??并且,科技發展不斷加速,文化與科技的融合也已是大勢所趨。原來難以在舞臺上呈現而拍成電影的作品,也已經回到了舞臺上。除了《阿拉丁》,《獅子王》(The Lion King)、《冰雪奇緣》(Frozen)等一批影響力極大的影視作品已經成為百老匯音樂劇的新寵。觀眾們不用再通過屏幕想象那些神奇的場景,只要坐在劇場里,眼前所見所感皆是奇跡。

紐約時代廣場華麗的廣告牌

圖:微博@Ellie Man

? ? ? ??在百老匯周邊誕生了科技創新高地——硅巷。在硅巷,聚集著一大批文化科技企業。這些企業,都是百老匯長期以來的合作對象,通過舞臺效果和媒體科技的不斷進步,推動百老匯音樂劇現場表現力的持續提升。現在,百老匯還與GalaPro.公司合作,推出現場演出譯制軟件,讓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都能用母語看懂百老匯音樂劇,不斷擴大百老匯音樂劇的世界影響力。


? ? ? ??百老匯與硅巷的協作,為文化插上了科技的翅膀。百老匯借此擁有了世界上最為極致的舞臺,由此誕生出無與倫比的場景,奠定了百老匯領先于世界其他文化藝術區的獨特優勢。

《綠野仙蹤》經典場景呈現需要2-3人幕后操控

圖:齊魯晚報

與紐約金融產業協同

用資本培育文化

女演員克萊爾·里昂出演《歌劇魅影》女主角克里斯汀

圖:新華社吳景騰

? ? ? ??文化科技越是發達,舞臺效果越是絢爛,意味著百老匯的內容制作成本越是高昂。1988年《歌劇魅影》在百老匯上演時,制作成本已經高達800萬美元。如今,百老匯大型音樂劇的制作成本大多在1000-2000萬美元之間。即便是“外”字頭小劇場出身的《漢密爾頓》,制作成本也已經達到了1250萬美元。簡而言之,百老匯要維持高水準的制作,就必須要有高量級的投入。


? ? ? ??更重要的是,高量級的投入,并不一定能帶來豐厚的回報。百老匯并不是每出劇都能火,真正能獲得成功、收回成本的音樂劇大約只占全部劇目的20%到25%左右。2011年在百老匯上演的音樂劇《蜘蛛俠:終結黑暗》,制作成本超過7500萬美元,遺憾的是,雖然頭頂“蜘蛛俠”這個大IP的光環,這部音樂劇依然沒能收回成本,最終以停演黯淡收場。

《漢密爾頓》(Hamilton)演職員?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 ? ? ??正是因為高量級、高風險,故而敢于投資百老匯的人都被視為“天使”;也正是在百老匯,誕生了“天使投資人”這一說法。而百老匯之所以能夠找到足夠多的“天使投資人”,正是因為它身在紐約曼哈頓,背靠華爾街。


? ? ? ??華爾街的金融精英們不僅是紐約的財富階層,更重要的是,與百老匯比鄰而居,培養了這些金融精英們濃厚的音樂劇情結,這種情結促使他們愿意為新劇買單。1988年《歌劇魅影》制作期間,詹姆斯?B?弗雷貝格(James B. Freydberg)投入50萬美元,當時他還是華爾街大型銀行企業中負責國際貿易的高管,如今,詹姆斯已經成為百老匯知名音樂劇制作人。

游客與華爾街地標建筑合影

圖:新華社王迎


? ? ? ??華爾街金融精英不僅自己為百老匯投資,還主動為百老匯拉投資。2014年,華爾街資深證券分析師阿什莉?德賽蒙(Ashley DeSimone)將自己的金融專長與對百老匯的熱愛結合起來,成立了財富戲劇風投(Fortune Theatrical Ventures),為百老匯搭建了更多的融資渠道。


? ? ? ??百老匯利用背靠華爾街的優勢,通過提供高品質的文化產品,吸引華爾街精英為之買單,同時培養他們的百老匯情結,吸引這些財富階層為新作品投錢,培植起百老匯文化產業的資本土壤。

老少皆宜的百老匯劇《阿拉丁》

圖:微博@紐約旅游局


與紐約藝術教育產業協同

用人才支撐文化


? ? ? ??百老匯所代表的文化藝術產業,需要人力資源的高度密集。除了臺上的演員,還需要編劇、作詞、作曲等前期創意人員,舞美、燈光、音響等舞臺技術人員,服裝、化妝、道具等后臺支持人員,以及清洗、餐飲等后勤保障人員。每部作品、每場演出,都是一個龐大的組織系統。


? ? ? ??以百老匯金牌劇目《歌劇魅影》為例,整部音樂劇共有238套演員服裝;有兩套控制系統,一套人工操控、一套電腦操控;全劇需要完成22次場景轉換,點亮281支蠟燭,耗費250千克干冰,動用10臺煙霧機;演職人員的一半是技術團隊,規模達到65人。而這只是百老匯眾多劇演團隊的其中之一。

《歌劇魅影》部分演員

圖:新華社吳景騰


? ? ? ??很多人以為,隨著舞臺科技的進步,大量百老匯演職人員的工作被機器取代,演職團隊規模也會相應縮小。對此,紐約城市技術學院娛樂科技專業的教授約翰?亨廷頓(John Huntington)表示,百老匯技術人員團隊規模跟幾十年前相比,并沒有減少,只是分工和技能要求變了。

目前,在百老匯工作的演職人員超過8萬人。這樣龐大的人才隊伍,只有紐約這樣的大都市才能保證。在百老匯周邊,有哥倫比亞大學、紐約城市技術學院等高校,這些高校與百老匯之間形成了緊密的產業互動。

紐約城市技術學院(New York City College of Technology)

圖片來源:WikimediaCommons

? ? ? ??一方面,以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 in the City of New York)、紐約城市技術學院(New York City College of Technology)為代表的高校,為百老匯輸送了大量的文化演出、管理和技術人才,有些甚至是針對百老匯的“定向培養”;另一方面,百老匯為這些高校畢業生提供就業機會和展示自我的舞臺,也為各高校的相關專業教學提供了堅實的背書。


? ? ? ??依托紐約大都市優質的文化藝術教育,百老匯聚集了大量的演藝人才。這些人才的聚集,才是支撐百老匯持續發展的真正動力。

百老匯這個文化產業帝國之所以能夠創造如今的輝煌,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它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紐約堅實的科技、金融和文化藝術教育產業基礎,與百老匯共振,最終成就了百老匯文化產業的神話。


百老匯音樂劇熱門曲目演繹團隊五人爵士男團The Doo Wop Project(DWP)

圖:鳳凰網

? ? ? ??相對于世界其他積淀深厚的文化藝術區,紐約百老匯走的是一條在巨人肩膀上創新的路子:以創新性的音樂劇突破藍海,通過大小劇院的聚集共生保持活力,依托紐約雄厚的都市產業擴展文化產業帝國。


? ? ? ??對于國內一線城市和新一線城市而言,作為中國與世界對話的前沿,應當擁有相應分量的文化藝術區,形成文化影響力。作為中國城市的第一陣營,這些“一線”們完全可以結合自身實際,尋找文化藝術領域的創新突破點,通過構建完整的產業生態,與自身都市產業基礎形成共振,從而實現文化品牌和文化產業的雙重提升。

本文來源:文化在線

可以出票的假彩票机